陆景琛的嗓音猛然拔高,挑起的眉角,青筋暴起:“顾女士!我麻烦你清醒清醒!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查到了你的航班号,就已经知道你去了英国!跳小北海下水救人,说白了,不过就是一出苦肉计!我从来没当真,很不幸,你当真了!”

  “苦……苦肉计……”

  顾南舒的声音跟着江风颤抖,“好!好好!就当你什么都知道,就当那是一场苦肉计!如果再有一次呢?!如果我真的跳海了呢?”

  “我不会救!”

  陆景琛顿了顿,然后语气又恶劣了三分,“现在的你,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陆景琛,你有爱过我么,哪怕一秒钟……”

  顾南舒的嗓音压抑到了极致,却依然保持着平静。

  “没有。”

  不假思索地,陆景琛翕动了一下唇角,随后又加重了语气:“从来都没有过!”

  “好……真好,我懂了,我全懂了。”顾南舒无所谓地笑笑,然后垂眸看了一眼桥下望不见边际的南江,“陆景琛,你说过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了,你千万不要后悔!”

  陆景琛挺直的背脊僵了一下,还要再说些什么,电话那端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

  南江大桥之上,原本坐在桥沿上的女人,突然颤颤巍巍地站直了身体,苍白的嘴角冻僵了似的,居然微微上勾,露出十分勉强的苦笑。

  一撒手,原本紧握在掌心的耳夹就从大桥之上簌簌坠落,很快就砸进了翻滚着的黑漆漆的南江。

  ——没有。

  ——从来都没有过!

  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

  好,真好!

  陆景琛,你给的耳夹,我再也戴不起了!

  我就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找到我的尸体!

  我的骨灰,不要进你们陆家的祠堂!

  我的墓碑上,更不要刻上你的名字!

  她一扬手,碎屏的手机,也跟着那只耳夹,坠入了南江。

  “南南!”

  傅盛元的车堪堪赶到,与顾南舒隔着十来米的距离,“南南!”

  “阿元,对不起啊。”隔着围栏,顾南舒从容笑了,“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是我不好,是我先变了心,是我让你伤心。但是阿元,所有的一切,过了今晚就好了……没有我,你也就不用跟陆家斗来斗去、争来争去了。”

  “你要干什么?!你回来!回来——”

  傅盛元往常平静无波的目光,一下子就结了冰,急促的语调仿佛牵扯到了他身体里的某根弦似的,心脏被刀子勾着,一阵剧痛。

  “下辈子吧!”

  顾南舒微微勾起唇角,墨黑色的瞳仁渐渐聚焦,眼神恬淡,一如八年之前,“阿元,我发誓,下辈子我不会喜欢上陆景琛了,下辈子我就喜欢你一个人。”

  “我不要下辈子!我不要!”

  傅盛元面露惊恐,强忍着心尖的刺痛,翻身横过栏杆,就要去拉女人的手。

  同一时间,顾南舒松开了围栏,她正对着面前的男人,仿佛想起了少女时期的心事,淡笑着缓缓闭上眼睛,仰面朝着身后躺倒下去——

  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65770/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