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天空忽然阴沉下来,突如其来的海风刮得窗扇咔咔作响,整个驿馆沉浸在一片诡异的沉寂之中。

  谷幽兰知道,大战即将来临,她的心下不由的有些雀跃。

  多久了?久到自己都快要忘了,她好久都没有杀人了?

  上次她杀人,还是在几个月前的三军营帐内,只不过那次,她只是用浑沌神火,轻飘飘的就烧死了几个细作。

  而这次不同,这次是真的要面临真刀真枪,亲尝杀戮。

  前世的她,就是一个间谍杀手,死在她手里的当权人物,不知多少,当然还有那些潜藏在暗处的杀手,更是数不胜数。

  经常让她午夜梦回都会感觉到恶心,厌弃的血腥味,此刻却让她有些难以忘怀,更是将她潜藏在骨子里的杀戮因子,给勾引了出来。

  此刻的她是兴奋的,满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一个字,杀!杀!杀!

  忽然,紧闭的房门被一把推开,同样满脸兴奋的碧荷,手持着一把碧血剑,闯了进来,“公主,他们来了!”

  “内门弟子和导师们如何了?”谷幽兰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但是就连她自己都能听出来,她的声音中透着丝丝的雀跃。

  “按照公主的指示,他们都隐藏在了驿馆的地窖中了!”碧荷瞪圆了大大的眼睛,高耸的胸脯一颤一颤的,掩藏不住满眼的兴奋。

  谷幽兰自然是看出了碧荷的心思,“你这小蹄子,是不是一想到就要杀人了,你就热血沸腾?”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

  不过,她骄傲。

  碧荷嘻嘻的笑了笑,“难道公主不是吗?”

  当然是了!谷幽兰白了她一眼,“那金銮呢?”是不是也同你一样,摩拳擦掌的等着杀人呢?

  想到一脸便秘模样的金銮,碧荷掩口笑了笑,“公主,亏得您想的出来?竟然让那个大傻个子,守在地窖的门口?”保护那些弟子和导师!

  “嗯,必须的啊,我们此次出来,首要的任务,是要完成二公主的大婚,其次的,是要带领那些弟子们出去历练,身为丹医门的少门主,我有义务要保护他们的安全!”

  “公主,您的心意奴婢知道,可是那些弟子们不懂啊?”碧荷扬了扬手中的碧血剑。

  这把剑,可是公主刚给自己炼制不久的呢,不仅能杀人,更是能斩妖,她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试试这把剑的锋利了。

  “怎么?他们也想出来杀人?”谷幽兰扯了扯嘴角,这帮猴崽子,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在面临生死的关键时刻,光有一腔热血还是不够的。

  “谁让你给他们制定了那样一个变态的历练积分呢?”他们可都是纷纷叫嚷着要收人头呢!碧荷同样给自家公主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公主这脑瓜子里,成天都装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嗯!”谷幽兰再次压制住内心的急切,“让他们先等等,等我们杀了那些个高手,剩下的臭鱼烂虾,就让他们收人头!”

  “好嘞!”碧荷颠了颠手中的碧血剑,俏丽身姿一闪,又急吼吼的冲出了房门。

  谷幽兰没有再多话,而是给白泽使了个眼色,二人双双闪身不见了。

  此时的驿馆正门外,三百名亲随士兵正与呼啦啦相继而来的百余名黑衣人,厮杀的热火朝天,乒乒乓乓的刀剑碰撞声,和时不时传来的噗嗤,刀剑划破人体的声音,相互交错。

  谷幽兰并没有急于加入战团,而是同白泽站在一处最高的楼宇之上。

  “澜儿,找到苍耳谷的那几个人了吗?”白泽一边观看着下方厮杀的场景,一边问道。

  他知道,他与澜儿的任务,就是要击杀苍耳谷的蓝雕一族。因为那几个人的修为是这些黑衣人里,目前最高的。

  “还没有找到!”谷幽兰眯起眼睛,在这方寸之地巡视着,“我想,他们此刻不会轻易的出现!”

  “不急,该来的早晚会来!”我们等着就是!白泽好整以暇的拂了拂袖摆。

  “可我不想等!”谷幽兰冷冷的说着,脸上泛起一抹令人胆颤的肃杀之色。

  “那你想如何?”白泽不解的侧头看了看她,宝蓝色的瞳眸微微眯了眯,“难道你想去码头?”

  “墨,难道你不想亲手抓住那个圣女?”谷幽兰扯着嘴角,扯出了一抹饶有意味的邪魅,“那个圣女可是亲口说,要她的墨公子呢!”

  听到谷幽兰提到那个圣女,白泽的脑海中莫名的闪出了一抹妖娆的身影,同样的一袭红衣,同样的妩媚柔情,“难道是她?”

  “墨,难道你想起来了?”谷幽兰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看来白泽也有她所不知道的故事啊。

  “我……”,白泽长叹了一声,“还有些不确定!”

  “既然不确定,那我们不妨?”谷幽兰虽然没有将话说完整,但白泽又怎么能听不懂,“那这里怎么办?”

  看到白泽眼中一闪而过的纠结和犹豫,谷幽兰循着下方厮杀的场景,一眼便看到了场中,长剑翻飞,青衣飘逸的俏丽身影,“有碧荷在,这里无须多虑!”

  碧荷可是拥有圣灵强者的修为,仅凭这些臭鱼烂虾,还不是她的对手!

  白泽点了点头,刚要回话,一阵无声的灵力波动后,眼前哪里还有谷幽兰的身影?

  “这个澜儿啊,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白泽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向下方厮杀的场景环顾了一番,随即追随着谷幽兰的踪迹,闪身离去。

  海天漫漫,无涯路,一叶轻舟泛雨出……

  距离码头有千米之隔的海面上,漂浮着一艘扬帆的小船,船头上站着一袭红衣的清丽女子,随着她快速的打出几道手势,海面上的大雾,就慢慢的消散了。

  “圣主,我们为何要走啊?”您不是还等着端木青鹤,抓到的那两个人呢吗?一边用力划着船桨的女婢,一边气喘吁吁的问道。

  “此刻不走,等待何时?”红衣女子收回手,冷着脸,望向海天一色的海面,清丽的容颜泛着几许凄迷之色。

  “玢雨,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主子的心思

  ,可是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可以揣摩的?另一侧同样划着船桨的青衣女婢,白了一眼叫做玢雨的婢女。

  “玢雪姐姐,我不也是担心圣主嘛!”玢雨委屈的瘪了瘪嘴。

  “玢雪,你就不要说玢雨了!”红衣女子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看向一望无际的海面。

  此次一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看来,还真是有缘无分!几万年了,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却连面都没有见到,却又要失之交臂!

  红衣女子长叹了一声,这才侧过头看向玢雪问道,“主上的消息是何时传出来的?”

  玢雪努了努唇角,但划着船桨的手却没有停下,“回圣主,主上的飞鹰传书,是十天前发出来的!”

  “十天前?”红衣女子蹙了蹙眉,想到从七刹海的另一端飞到内海边城,普通的飞鹰,要飞近二十天的时间。

  “传书只是要我回去?”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事?

  红衣女子不相信,那个既狠辣又薄情的主上大人,只是为了要她回去,才这么急不可耐的利用飞鹰传书。

  想到那只刚飞到船上,就中毒身亡的飞鹰,红衣女子的心就莫名的揪了揪。

  那几只飞鹰,可是她利用妖族秘法,用自己的血液喂养出来的,不仅能日行万里,更是能无时无刻的找到自己的踪迹。

  哪怕自己被埋藏在地下千米,那些飞鹰也能靠着血液中仅存的味道,找到自己。

  如今,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爱宠,死在自己的面前,她怎么能不心痛?主上,但愿你真的有急事要我回去,否则……哼!

  不过,这雾阵中的毒,到底是何人所下呢?要不是她知道后,给了自己和两名女婢服下了解毒的丹药,她都不知道她们主仆三人,还有没有命回去?

  “主上,主上说……”,玢雪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红衣女子越来越阴沉的脸,想说又不敢说,欲言又止。

  “说!”红衣女子看出了玢雪的纠结与忐忑,冷着脸厉声喝道。

  玢雪暗自哆嗦了一下,“主上大人说,神女殿那边,已经万事俱备!”

  “神女殿?”哼,红衣女子一听到神女殿,立马冷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主上大人的一颗心还是在那个小狐狸身上!”

  神女殿的万事俱备,关本圣女什么事?

  听到红衣女子的话,玢雪的脸下意识的抽了抽,还圣女呢,总装什么纯情?一边嚣想着主上大人,另一边又想着那个什么墨公子。

  还真是,水性杨花!

  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岁了,仅凭着她那张妖娆妩媚的老脸,就想同时得到这天下间最俊美,最强大的两个男人的心!

  海面上一片风平浪静,扬帆的小船慢悠悠的向着大海深处驶去,而内海边城的码头上,却是叫喊声,嗷唠震天。

  “百里攸澜,你这个贱人,赶紧交出本宗主的弟子,否则,本宗主让你生不如死!”

  :。: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62164/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