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处金库,里面留下的钱财不少,至少是楚清四分之一的家当,之前还是有魏达海的夫人管着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莫秋怡,没想到这一处竟然被人端了,连锅端了,楚清甚至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他事后也曾经派人暗暗查过,查来查去查不出来,只能不了了之。

  太妃动怒,之前还让魏达海重新筹备一部分资金,以抵这次损失,无奈魏达海也是一个没用的,看上那个铺子,最后居然还落到了宸王妃的手中,以致于一点好处也没捞动,每每想起这件事情,太妃就忍不住迁怒莫秋怡。

  那处金库里面的金条金镯了,还有其他金砖,都是实心的,原本对于复国大计很有用,因为少了这一处金库,做起事情来手脚被牵制不少,也少了许多活动的钱财。

  太妃一想起来就生气,但是当莫秋怡过来的时候,太妃往往都是笑脸相迎,莫秋怡她还用得着,这是她为儿子找的助力。

  既然是个助力,太妃当然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真的对莫秋怡如何!

  一切依母妃就是!楚清想了想,还是听从了太妃的意思,母妃,邵洁儿如何?要不要去把她接回来?她去了兴国侯府已经很多天了!

  她不爱回来正好,也免得这府里的事情让她知道了,清儿,你要知道,邵洁儿这个女人当初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嫁进王府来的,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最值得怀疑的就是她了,她若回来,也得找个机会除了她!

  太妃不悦的道,她最看不上儿子一副儿女情长的样子。

  邵洁儿那个庶女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母妃,那现在就不管她了?楚清下意识的有些不舍,必竟邵洁儿小意温存的时候,还是能惹人怜爱的。

  她长的又比莫秋怡好。

  不用管她,把事情往她身上引,她现在不是回了兴国侯府吗?我们不是要表示铖王害你吗,把事引到兴国侯府,可以暗示她当日也帮忙了,眼下出事之后她就回了兴国侯府,你去接她,她也不敢回来。

  太妃冷笑一声道。

  她从来就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否则当初也不会混入宫里,而且还能在玉慧庵里生下楚清,如果没有周密的算计又怎能如此。

  如果不是时运不济,她这个时候必然已经挤掉先皇后,自己登上那个后位,而自己的儿子必然也是嫡子,又哪里有现在的玥王周王他们什么事情。

  蒋氏下葬那天,依旧是冷冷清清,只有邵华安带着一队人把蒋氏葬入邵氏一族的祖地,一路上也没有拜祭,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这队人马是兴国侯府的,更不知道这么小小的一队出丧的人还是侯府的,看着更象是哪一户普通人家的出丧队伍。

  邵靖没有出面,他偷偷去找了铖王,来到铖王住的玉云寺,他被引着去了铖王,才进门,就看到一脸暴怒的铖王冷冷的坐在那里,眼神阴沉。

  站在他边上的是玉云寺的戒言大师,看了看邵靖之后,无语的低下头

  ,也没有说话。

  屋内的气氛很沉冷。

  王爷,为臣见过王爷。邵靖努力在脸上露出团团的笑脸,上前两步,给铖王行礼。

  铖王阴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没有说话。

  引路的人退了出去,屋内的气氛越发的凝重起来。

  邵靖见上面没有声音,偷偷的抬眼,看到的是铖王阴沉的几乎要滴水的脸,不由的吓了一跳,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正遇上铖王心情不好的时候。

  之前邵靖过来的时候,铖王的神色一直不错,特别是邵颜茹出宫之后,送到铖王身边,铖王对他几乎是和颜悦色的。

  邵靖,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本王?

  邵靖的心头突突一跳,急忙摇手:王爷,为臣怎么可能有事瞒着您,为臣的女儿现在就在您的身边,为臣若是不忠心为您,又怎么把最好的女儿送到王爷的手中。

  而且眼下还是无名无份的。

  如果不是真的被逼到这种程度,邵清也做不出把自己清清白白的女儿,私下里送给铖王的事情。

  铖王的身份固然尊贵,自己的嫡长女也不是一般的身份。

  女儿?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铖王冷笑道。

  还有一个不过是庶女,眼下也只是在清郡王府,因为在清郡王府,住的不好,这几天还回到了府里来,实在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邵靖摇了摇手道。

  他是真心不喜欢邵洁儿,一直觉得这个庶女就是一个没用的,当初进清郡王府又是那么丢脸的经历。

  上不了台面?铖王扯了扯唇角,笑容越发的阴寒,拿起手边的一本折了忽然照着邵靖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上不了台面的女儿,居然还引得人参奏本王,邵靖,你可真是好本事啊!

  如靖被砸的倒退两步,差点摔倒,下意识的伸手去接折子,折子没接住,掉到了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方才那一下不轻,脸上狠狠挨了一下,嘴角处可能都被砸出血了。

  王王爷,这是什么?

  邵靖结结巴巴的道,铖王还从来没有这么对他过,心里不由的一慌,莫名的心虚起来,但随既生出一番怒意,难道邵洁儿又惹出了什么事来。

  你长了眼睛自己看看。铖王厉声道,伸手指着摔在邵靖脚边的折子。

  邵靖慌乱的捡起,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越看越慌,越看越惊,待得看完,急抬头看向铖王:这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他手指颤抖的握着折子,脸色惨白。

  是啊,本王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你想要蒋氏的命,本王的人助你一臂之力,眼下居然有人参那个小吏是本王的人,刺杀楚清那个没用的窝囊废的也是本王的人,之所以最后小吏死在清郡王府,是本王故意的,清郡王府的一个管事死了,还有你的这个好女儿,人家说你这个好女儿暗中助了你,这才使得刑部的小吏死在清郡王府。

  铖王气

  的咬牙切齿,这事居然烧到他身上,原本这事还真的跟他无关的,眼下却有引火烧身之嫌。

  这个邵洁儿当初还准备进自己的铖王府,眼下也成了别人弹劾自己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确有这个可能。

  不管是因爱成恨,还是其他原因,或者不可告人的目地,都有可能让自己做同这种事情来。

  想起皇兄之前的斥责,铖王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也生气,很生气,被砸了折子的不只是邵靖,还有他。现有后脑勺处还钝钝的痛,更让他气愤的是,他手底下的势力在昨天晚上,居然真的被人扫了二处。

  这都是邵靖惹出来的祸事。

  王爷,这这邵靖惊的连话也说不完整了,原本还想来向铖王讨要法子的,最好能对付宸王,只能对付了宸王,才可以牵制住邵宛如。

  你还有何话可说?铖王厉声道。

  王爷,为臣为臣觉得刑部的人查不到什么的,不会查到蒋氏死在为小吏的手中的。邵靖咬了咬牙,定定神道。

  这会不死撑也得死撑着了。

  不会查到?铖王冷冷的道,邵靖,你是不是感觉太好了,现在多少人要参你,你不知道吧?也是,你现在基本上连上朝都没有了,自然不知道别人怎么参你的。

  邵靖的脸涨的通红,他眼下的确没了上朝的资格,原本他还是朝中重臣,却因为一而二的出事,眼下不得不在府里闲着。

  连面圣都不能,又何来圣宠,更别说见到别人参他的折子。

  为臣府里的事情都是私事,就算是私德有亏,也跟他人无关,蒋氏之死,在刑部,刑部自己查不出案子来,就把事情推到为臣的头上,为臣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自当找几个好友,一起为为臣审诉,为臣发妻死了,为臣也很难过,为臣的府里更是乱成了一团,这些人是不是就见不得为臣的好了。

  想起自己原本受皇上器重,眼下却落到这步田地,邵靖也很生气,忍不住气愤的道。

  总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走了霉运,也不知道哪一步走错,几乎一步错,步步错,到如今再难上前似的。

  以往的兴国公府有多兴盛,眼下的兴国侯府就有多不起眼,想到这里邵靖就憋屈愤怒不已。

  邵靖,眼下的事不是由你说了算了,如果你没胆子的话,这接下来整个兴国侯府都废了,听说你昨天晚上还把人给接到了兴国侯府了,今天准备让族老们上家谱了?铖王勾了勾唇,嘲讽的笑道。

  王爷,为臣这也是为了王爷,总不能让人觉得王爷身边的女人是茹儿。邵靖一慌,怒气立消,急忙巴结的看着铖王道。

  铖王没接他的话,只是意味不明的道:听说你府里新进的那个女人,身份不错,而且还得了文相夫人的青眸,那就去求文相夫人,让文相帮你,只要文相出手,把这事说成你府上的私事,把蒋氏跟你撕扯开,你就什么事也不会有,等他日本王出头了,自有你的好处!

  :。: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61545/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