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晓天听了李燕春的话语,感到很亲切,随即淡淡地一笑,妹妹也是关心自己吧。

  他不能不应答:“妹妹说笑话了,让别人宽衣,我还不习惯。”他觉得燕春是好意,没有往心里去,也没有理解美娇娘的良苦用心。

  李燕春见心爱之人很难说动,只好作罢:“既然哥哥执意不让妹妹宽衣,我也不能强为,等哥哥睡下后我就离去。”

  杜晓天笑了笑,不再说什么,只好脱去外衣上床休息。

  美燕春娇容红润有光,媚眼一闪无声地笑了,看着杜晓天动起了心思。她想了想,有意说道:“哥哥,你独自安歇,不觉得孤单嘛,不如找一个人来陪一陪吧。”

  “不用,我一直都是独自安歇,已经习惯了。”

  “哥哥,这是老爷特意吩咐过的,不要推辞了。此事由我来安排,人已经找好了,既年轻又漂亮,让她来陪伴过夜,哥哥会满意的。”

  杜晓天闻言有些意外,想不到单老爷会这样安排,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这里,才如此关心吧。老爷尽管是好心,也不能接受,他身体好好的,何用别人来服侍呢。

  他看了一眼李燕春,微微地笑了笑:“谢谢老爷关心,不用麻烦了,我真不需要别人陪伴,要是有生人睡在身边,反倒不自在。”

  他不知道美燕春的用意,以为要找一个年轻的家人来此服侍,自然觉得不方便。

  美娇娘笑了,觉得心爱之人没有听懂自己的话意。她娇容含笑,说道:“妹妹想找一个女子来此陪伴哥哥,让哥哥高高兴兴地过一夜。这是老爷一再叮嘱的,还望答应,妹妹也好向老爷交代。”

  杜晓天才明白李燕春的话意,脸色立刻红了,有些不自然:“多谢老爷好意,我领情了。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和……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我已经习惯独自安歇,请回吧。”

  李燕春默然一笑,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哥哥至今还没有和女人睡过觉。

  她依旧不死心,还在劝说:“哥哥独自睡在这里,妹妹还是放心不下,也没有办法向老爷交代。这样吧,秀娟年轻漂亮,又很懂事,就让她留下来陪伴哥哥,也好随时招呼指使。”

  “不用,我真不需要,谢谢妹妹关爱,你们回去休息吧。”

  秀娟无论身形还是容貌,都很有姿色,的确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否则,单文进这个色狼也不会盯上她。

  秀娟听了六夫人的话语,脸色羞红,低下头去默默不语,红红的面容含着笑意,有些不自然。她没有回避,也没有不满的情绪,不知道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还是不敢拒绝主人的要求。

  李燕春见心爱之人太拘谨,很难说动,默默地叹了口气,只得和秀娟离去。

  杜晓天躺在床上,想起那位多才多艺的六夫人,默默地叹了口气,为她感到不平,这样有才有貌的一朵鲜花竟然插在单文进这堆牛粪上,真是糟蹋了。

  李燕春是单文进的夫人,

  和他杜晓天毫无关系,他只能感到惋惜,只能愤愤不平,仅此而已。

  夜色中,房间里十分安静,时而传来虫鸣声,犹如一支小夜曲,为静静的夜色添加了典雅和幽情。

  杜晓天还没有入睡,李燕春又悄悄地回来了,毫无顾忌地和晓天哥哥搂抱在一起。

  杜晓天非常意外,有些慌乱,从燕春的话语中得知,单文进让自己帮忙办的竟然是借种之事。他身在单府,怎敢和主人的爱妻睡在一起,严词拒绝,在尽力推脱。

  然而,李燕春一心要达成心愿,怎肯离去。她在解释,在劝说,明白地告之,这是单文进安排的,也是老爷的心意,如果不答应,老爷会非常失望。

  杜晓天暗自叹息,自己早就爱上了燕春妹妹,也只能放在心里。他没有想到,心爱的美女已经和自己搂抱在一起,既紧张又爱恋。

  到了此时,他对单文进说过的话语才明白。这的确是老爷安排的,还让自己不要多虑,大胆去做,有老爷做主,不会有事的。

  此事非同小可,尽管是单文进之意,他也不敢和单府的贵夫人有肌肤之亲,何况还是在美娇娘的家里,就在单老爷的眼皮底下。

  一番拒绝后,他见李燕春依旧不想离去,有些无奈,在默默地叹息。他尽管爱恋美燕春,也有心和妹妹过一个美好的良宵,却不敢有所作为。

  李燕春已经和杜晓天搂抱在一起,哪能无果而去呢,否则今后也无颜面对哥哥,会无地容身了。

  她依旧在解释,在劝说,这都是单文进安排的,想让自己怀上身孕,解决单家后继无人的紧迫之事。

  经过一番思想挣扎,杜晓天的态度有些松动,犹豫中有心接受了。他觉得,单老爷有意这么做,也是真心相求,不必过于担心,不会有事的。

  此时,美女在怀,那颗爱恋之心已经不安分。犹豫中,爱恋之情占了上风,他很想顺水推舟成其好事,于是和心爱的妹妹相拥在一起……

  房间里,气氛温馨,春风拂煦,虎吟莺啼,云飞雨急……

  美男子尽管已经娶妻,却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一直为此苦闷。现在,他初尝禁果,终于如愿,感受之深,心情之好,无法言表。

  美娇娘和心爱之人搂抱在一起,心愿达成,十分欣喜,放开身心迎接哥哥的深情爱意……

  房间内,在二人的世界里,激情奔放,快乐无比,整个身心都融入了美好的夜色里……

  良宵苦短,天已大亮,杜晓天恋恋不舍地和美娇娘分开,离开了无比温馨的欢乐窝。

  李燕春心情愉悦,和秀娟说说笑笑,房间里洋溢着一派喜气。

  忽然,“吱——”门响了,单文进走进来。

  他看着神采奕奕的李燕春,眉头立刻皱起来:“夫人,看样子,昨晚你玩得很开心嘛,到现在还笑不够呢。”

  他心里本来就不是滋味,见心爱的夫人这么高兴,更觉不快,酸涩痛苦的情绪立刻

  流露出来。

  李燕春并不在乎,也没有让他,面露不悦白了一眼。她说道:“我被你送了人,能高兴嘛,你哪知道这一夜有多难受。老爷,你也不要生气,快把杜先生打发走吧,免得大家都不高兴。”

  单文进暗自哀叹,眼看着心爱的夫人被别人搂抱缠绵,能不心痛嘛。唉,已然这样,无论有多难受也要挺下去,否则夫人被人玩了,还没有怀上身孕,岂不落个鸡飞蛋打。

  他害怕事情弄糟,急忙赔不是:“我是开玩笑,是我让你陪他的,哪能生气呢。再说,你在为单家做一件大事,我不但高兴,还很感激呢。”

  他虽然心里难受,但是不敢发火,脸上还要挤出笑模样,尽管很苦涩。他见小夫人很生气,不再理睬自己,只好讪讪地走了。

  这一夜,单文进一想到六夫人房里的情景,便眉头紧皱哀声叹气,好似百爪挠心,痛苦不已,太煎熬了。

  没有办法,为了祖宗,为了家业,他只能认了,只能忍了。何况,那件痛心的事情已经办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不忍又能怎样。

  他不能不自我安慰,这是天意,天意在成全单家。还是那句话,无后乃是单府天大的事情,女人无法相比,也应该为此付出。

  单文进无论怎样自我宽慰,都没有作用,一直在煎熬中。

  这件事才刚开头,他不能阻止,也不能放杜晓天离去,否则六夫人没有怀上身孕,岂不落个鸡飞蛋打一场空。他尽管备受煎熬,苦不堪言,也只能继续下去,直到六夫人开花结果才能放心,也算没有白白地付出。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李燕春早已经知道有了身孕,一直在隐瞒。她不能让单文进知道,也好和心爱的哥哥多聚一些日子,让美好的生活长之又长。

  此时,李燕春心情很矛盾,既为怀孕高兴,又为美好的日子越来越少感到苦闷。她知道此事隐瞒不了多久,和心爱之人欢娱的时日不多了,只能尽量拖下去,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美娇娘尽管有此心,肚子却不为自己做主,有时候难受得吃不下饭,还经常呕吐。

  果然,她没有瞒过夫人们的眼睛,她们见到这个情景,猜到李燕春已经有了身孕,纷纷向单文进道喜。

  几位夫人很意外,也很不解,这么多年她们都没有怀孕,为什么此时李燕春怀上啦?难道老爷的病情已经被杜晓天治好啦?

  几位夫人很高兴,想不到这位杜先生医术如此之高,真是年轻有为呀。看来,单府时来运转,不但能后继有人,自己也有希望生儿育女了。

  她们很羡慕李燕春,也很嫉妒,老爷总是和六夫人过夜,什么时候也能来到自己房里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怀上身孕呀?

  大夫人和二夫人不知道单文进有了借种的想法,认为老爷的身体已经康复,有了这种能力。她们为老爷高兴,为单家高兴,也在暗自高兴,或许自己也有希望了。

  :。: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61410/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