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狰铭啸声震天,几十米长的惊天长虹,竟然生生被狰铭抓在了手中,居然被他就这样硬抗了下来,只能用恐怖与变态来形容!至尊之下最强者,名不虚传!“哈,凌锋不过一个黄口小儿,即便有至宝在手又如何?

  胆敢挑战狰铭圣使长,分明就是不自量力!”

  有人不禁发出讥笑道。

  然而,猎神弓虽然不如射日神弓,可毕竟是自太古以来就流传于世的瑰宝,现在凌冽修为大进,而且体质再次增强,射出去的一箭岂会这么简单?

  金色长虹最终带着狰铭向前冲去,虽然不能伤到他,但强大地冲去力将狰铭生生冲击出去百米距离,而后金光轰的一声在空中爆碎了。

  可怕的能量波动浩荡无际,直将狰铭身后圣使府的高手冲飞一片,口吐鲜血!惊天一箭,以九级武圣的修为将九级武神巅峰强者王退,凌冽足以自傲了,整个圣城无不发出出惊呼。

  不过,凌冽并未就此打住,他再次弯弓搭箭,依然瞄准了狰铭。

  “该死的……”狰铭仰天长啸,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破开虚空,向着凌冽飞去,速度之快,肉眼根本就不可见。

  凌冽一脚跺地,踏天步在空中闪现出几道残影,便避过了他,同时浩瀚元气波动再次剧烈了起来,一道几十米长的惊天长虹,贯穿虚空,射向狰铭。

  在这一刻凌冽可谓气贯长虹,势不可挡,猎神弓透着万丈光芒,将他衬托的高大无比,如一个巨人矗立在高空一般。

  狰铭怒吼,不过他再次被那道惊天长虹贯飞了出去。

  凌冽气势如虹,在这一刻他战意正浓,神箭一道接着一道出,高空之上天雷滚滚,金光璀璨,一道道如闪电般的虹芒,交织于虚空中。

  观战者无不避退,远远的躲开。

  狰铭终不敢再用一双手硬撼,面对数道惊天长虹,他只能选择转身遁走,如果再不走,真正的大规模碰撞开启,他的圣使府会直接被轰成渣儿!见狰铭退走,凌冽大声吼道:“狰铭老狗,休走!”

  只见他握着神弓,展开极速向狰铭疯狂追赶而去!众人都是惊骇不已,凌冽竟然杀的狰铭狼狈退走,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对狰铭来说都将是一个天大的耻辱!狰铭直接远离了北王城,来到一片空卡之地,高山雄伟,大河滔滔,平原广阔。

  他刚刚落地,一道长虹就已经追赶而至,一座巨山顿时被地崩碎了,同时一片广袤的草原,也被长虹轰地烟尘滚滚,大地崩裂,一副末世降临般的景象。

  “狰铭老狗,我看你往哪里逃!”

  凌冽霸气的喝道。

  然而此时的狰铭却一脸的冷笑,全无之前的狼狈形态,道:“小杂种,既然是你存心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这样的大话还是别说了,我已经听腻了!”

  凌冽道。

  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远空袭来,降落在狰铭的身边,竟然同样是一个九级武神巅峰强者!“你是什么人?”

  凌冽能够感觉到来人身上的浓烈敌意。

  来人面色阴沉道:“圣使长费禹!”

  轰!轰!又有两道狂暴的气息,两个浑身都散发着杀机的男子出现,竟然全都是九级武神巅峰强者!知道了费禹的身份,凌冽冷哼一声一道:“我想两位应该就是昭天明跟桀风扬两位圣使长!”

  竟然是四位圣使长同时现身,而且每一个人都对凌冽充满了敌意,莫非他们是在这里布下了杀局不成?

  “你猜的不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狰铭冷声笑道。

  凌冽满脸的不屑,道:“凭你们能够办得到吗?”

  其他三位圣使长顿时被激怒了,满脸杀机道:“该死的小杂种果然够狂妄,死到临头居然还这般嘴硬!”

  “竟然敢挑衅圣使府,死亡将会是你唯一的下场!”

  “小杂种,交出猎神弓跟使用的方法,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轰!凌冽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直接拉开了猎神弓,一箭射出!三名圣使长根本就没有想到凌冽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主动出手,一时之间没有防备,昭天明伸手去抓神箭,不过他不像狰铭那样清楚凌冽的实力,抓住神箭之后,不屑笑道:“区区武圣,即便猎神弓在你手中也不过……啊……”轰!神箭突然炸开,可怕的力量直接将昭天明的手掌炸的血肉横飞,只剩下森森白骨,痛吼连连。

  “小杂种,我要你比死还要凄惨……”昭天明已经疯狂了,接近暴走。

  可却只见凌冽转过身,一溜烟儿,跑了!其实,今天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能杀了狰铭,因为以他的目前的战力还办不到,只要给足狰铭教训,就达到自己目的了。

  可眼下四大圣使长全都来了,摆明了是想要干掉他,如果不跑岂不是成傻逼了吗?

  “他要跑,快拦住他!”

  狰铭厉声道。

  四人立即展开追击,可是凌冽的踏天步实在是太快了,根本无法追上!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响起:“哼,一群废物!”

  这一声冷哼顿时令凌冽如遭雷击,喷出一口鲜血从高空坠落,仰起头沉声道:“飞云天君?”

  没错,一声冷哼就重伤凌冽的,正是曾经针对过他的天庭八大天君之一的飞云天君!狰铭四人赶到,立即惶恐的跪地叩拜道:“参见飞云天君!”

  飞云天君目光冷漠,道:“连一个区区九级武圣你们都无法处死,我看你们四大圣使长不过是一群废物!”

  凌冽大惊,狰铭四人联手围杀他,竟然是飞云天君的意思!“飞云天君,为何这样对我?”

  凌冽问道。

  飞云天君冷声道:“你在没有经过天庭允许的情况之下擅自与狰铭开战,嘴应处死!”

  “是狰铭挑衅在先,我前来套一个公道,有何不可?”

  凌冽不服,道:“更何况,我是王侯,你要处死我,有经过北冥圣王的同意吗?”

  “放肆!”

  飞云天君一声爆喝,再次震的凌冽口喷鲜血。

  “你的王侯根本没有经过天庭的认可,我要杀你,需要经过北冥傲的同意吗?”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21389/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