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念中仔细的在心里面回忆了一下自己两岁时候的那次意外,再看到坐在自己对面,克里森贝尔一边摇着手里面的红酒酒杯,一边笑眯眯的样子,慢慢的两个两个画面重合了。

  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的确在自己两岁的时候,出意外就自己把自己送到诊所包扎的那个男人,两个画面重合之后,杨念中自己都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看到杨念中发愣,克里森贝尔知道杨念中想起来了,这才免了一口红酒,看着目瞪口呆的杨念中说道。

  “想起来了吧,你个臭小子当初尿了我一身呀,那股味道到现在我还记得。”

  杨念中哆哆嗦嗦的把雪茄叼在嘴里面,用火柴点燃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克里森贝尔磕磕巴巴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杨念中问出来的这一句话,让克里森贝尔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杨念中眨着眼睛说道。“还装糊涂呢,行你小子就装吧,我是谁我是你父亲,我的名字叫做克里森贝尔,我是你的亲爹。”

  刚刚还像死了的鸭子就剩嘴硬的杨念中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可是没想到克里森贝尔这一句话击碎了杨念中最后的心理防线。杨念中看着对方说完之后眼睛都红了,嗷的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指着克里森贝尔说道。

  “你不是我父亲,你就是一个抛妻弃子的使用下半身思考的混蛋,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你明白吗?”

  看到激动异常的杨念中,克里森贝尔无奈的点了点头,居然承认了杨念中说的对,这让处在爆发边缘的杨念中突然熄了火了,一盆凉水从脑袋交了下来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看着点头不语,面色露出愧疚表情的克里森贝尔,杨念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初设想的若干个方案,到现在都不太实用了。你说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眼前这个所谓的父亲,让杨念中有点措手不及,不知道怎么对待他好了。

  而克里森贝尔看到杨念中愣住了之后,一边惨笑,一边点头说的。“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混蛋,但是大卫那都是年轻时代的我欠下来的债,当我知道了一个男人的责任之后,我想办法弥补我以前犯的过错。”

  “可是无论是你的母亲还是别的孩子的母亲恨我如骨,我只能默默的在远处看你们一眼,没办法出现在你们的生活当中,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这一点我承认。”

  “但是我明白的太晚了,想弥补我的过错都没有机会了,所以我才会选择结婚生子,让一家人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不再让卡森和杰克重复你们这些被抛弃的孩子们悲惨的童年。”

  杨念中听到克里森贝尔嘟嘟囔囔的说了这样一番话,心里面就跟原子弹爆炸,把自己所谓的那点怒气都轰得一干二净,跌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一个劲的抽雪茄烟。

  两个人就这么陷入了瓶颈,半个多小时谁都没说话,半个多小时之后,杨念中率先的清醒过来,看着难受的克里森贝尔叹了口气的说道。

  “行了行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说这么多还有什么用呢?我想知道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哪里?你怎么知道我会在摩纳哥和你见面。”

  克里森贝尔听到杨念中的声音,抬起头看着杨念中,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呵呵一笑的说道。“知道你是谁就是在今天下午和你见面的时候,你和卡森说话的时候,风吹乱了你的鬓角,我看到了那一条伤疤才确认你的身份。”

  说到这儿,克里斯坦贝尔特别得意的说道。“知道了你的身份,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面前,在联想到几天之前。我20多年的好朋友老邻居给我打电话,有一个陌生人,打听我们一家人的消息,我就知道是你在找我。”

  说完还看着杨念中,颇为得意的说道。“那个人是你雇的私家侦探吧,能力不错但是他忘了一点,我住的那个街区已经有20年时间了。认识我的都是我的老朋友,我又是一个画家又不干什么违法的事儿,不可能有陌生人打听我的消息。”

  “你认为如果不经过我的同意,你雇佣的那个私家侦探会把我的详细资料从老邻居的嘴里面打听出来吗?会打下那么多详细吗?”

  杨念中听到克里森贝尔这么说,什么都明白了,克里森贝尔是个聪明人,除了年轻时候欠的那些情债之外,他并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事。

  他前脚刚带着一家人准备外出旅游,就听到有人在老邻居的面前打听自己,克里森贝尔就知道,想掌握自己信息的那个人肯定和自己是有关系的,但他不知道是谁,所以嘱咐自己的朋友老邻居把自己的消息告诉对方。

  然后他带着全家人来到了摩纳哥,刚安顿下来外出游玩,就碰到了坐在咖啡馆边上的杨念中心里面就一突。

  那个时候杨念中并没有整理头发,但是克里在贝尔看着杨念中的长相总和自己年轻的时候有点联想,总是感觉到对面这个年轻人和自己有关系,当杨念中捋头发的时候,克里森贝尔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了。

  说完还看着,杨念中颇为感动的说道。“我虽然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但是我告诉你,血脉相融,血浓于水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你别看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但是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很奇怪,你和我肯定有联系,这就是血浓于水给人带来的潜意识。”

  杨念中看到对方这么说,也非常理解的点点头,为什么呢杨念中也是当父亲的,所以理解克里森贝尔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父子之间有一个非常奇妙的联系。

  如果孩子在小的时候,不记事儿的时候,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他会忘记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父母绝对不会忘记自己的孩子。

  哪怕过去年,甚至几十年之后在大街上遇到的时候,看对方一眼当父母的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熟悉呢?总是会在这个人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这种感觉是血脉当中的基因来决定的。

  有了这样的感觉之后,做父母的就会产生疑问,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调查这个孩子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孩子丢了,父母会苦苦的寻找。

  过了年甚至是几十年,第一眼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就能确认,他就是自己的孩子,这是血脉给出来的答案这是基因决定的因素,这个是无解的。

  :。:

欢迎大家访问:同品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pxiaoshuo.com/book/21348/902/